文獻處理實驗室 專案計畫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委託研究計畫 1997年6月20日

第一章 基本界說與研究架構

Page 3 of 4

參、研究結構

本計畫涉及幾個不同的學術領域,在觀點(或意識型態)、研究方法論(methodology)、學術規範(disciplines)等上均有差異,是故有必要先對資訊本身和資訊科技的定義、性質、和應用情況(從科技的角度觀察者)等各組共同相關的部份,建立共識,以作為彼此間討論、批評、參考、和協商的基礎。關於這一部份的說明列在下一章中。在此先從略。本節將先介紹MIT教授Arnold Pacey 所提的Technology Practice概念,延申為Information Technology Practice,以此參照前述的資訊性質為軸心,在各組中擇項討論。這也是本計畫中整合資訊科技、人文和社會三者之間一個概念架構。

其次,介紹資訊科技引導社會、文化變遷的生態循環模式,此模式亦是各組研究所共識者。然後,我們利用以上的模式,說明本研究的架構。最後說明本報告目錄章節的內容與安排作為本節之結束。

一、資訊科技濟世information technology practice

要了解科技的運用和文化的關係,阿諾培西【Arnold Pacey】的科技濟世(technology practice)模式是相當值得參考的【Pacey, 1983】,請參閱[1-1]。依據培西的定義,科技濟世就是﹕

“ The application of technology to practical tasks by ordered systems that involve people and organizations, living things and machines.”

在這個定義裡,若用information technology取代原有的technology,就組成了「資訊科技濟世」,亦即是指運用資訊科技以利國福民﹔而這樣的定義正是促成資訊經濟或資訊社會的主要因素【Porat, 1977, p.209-210】。

培西認為﹕科技之於文化(其價值判斷)不是中立的,科技濟世的行為會在深層的意識裡影響我們的價值判斷,而呈現在文化表面的就是目標(goals)的追求、倫理、道德、創造力、信仰、習慣等等。培西的這個模式,不僅把科技和文化的關係說得十分清楚,更把技術面、文化面和組織面的三角關係明白地揭示出來。若是據此來考慮資訊科技濟世所帶來的問題,就明白地顯示﹕資訊社會的問題應該從文化面、組織面和技術面作平衡的考量。目前許多科技行政的問題都是由於此三面未能妥為協調的後果。

從〔圖1-1〕中,也可以看到科技濟世時涉及的各種人。譬如科技人員是技術面的,管理人員是組織面的,而使用者和外行人則散布在文化面和另外兩處(這些是相對的)。討論問題時,亦涉及各階級各角色的人,而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考量。所以,〔圖1-1〕可以作為討論資訊社會問題的宏觀概念。此外,[1-1]模式的另一個作用是可以指出科技人員狹隘的偏見,增加科技人員對社會的體認(social awareness)將有利於各種事務的溝通﹔這些對討論本研究的各項問題時均有助益。

[1-1]也可以了解為什麼資訊經濟學者,都強調文化或意識型態的重要,這是因為他們的工作只涵蓋了技術和組織層面的緣故,不足以構成完整的「資訊社會」。事實上,資訊社會沒有辦法定型之處,也是被人批評得最多的,就是它缺乏有力的哲學基礎,沒有大家均信服的意識型態。

在【Slack & Fejes, 1987】中,糾集了許多學者,對目前流行的「資訊社會」的意識型態作了許多嚴厲的批判,要言之,在哲思和理論方面,這些文化面的學者認為﹕「完全由資訊取代了物質和能源的貨品,而成為經濟的原動力」的假設是不對的﹔資訊和知識和權力三者沒有弄清楚﹔資訊的傳送不等於知識的傳承﹔資訊社會並沒有引起社會上知識的重新分配,所以資訊社會只是工業社會和資本主義的變種而已,不是一種新的社會型態等等。

此外,對於未來社會的預測和對目前世界的現況(如第三世界之於資訊社會的問題)兩方面,也有和經濟學者全然不同的看法。總而言之,這些看法對我們宏觀地了解問題是有正面義意的。

姑且不論對『資訊社會』的爭議,資訊科技濟世帶來了社會極大的改變則是不爭的事實。能釐清資訊社會的主要意識型態固然有助於解決問題﹔反之,研究『問題』亦有助於釐清意識型態。意識型態和倫理本就不是兩個獨立事件,二者是相依的,交集於價值判斷。是故逐步解決倫理問題也是逐步肯定了意識型態,使資訊社會逐漸定型。

從文化的層面看問題,是一種整合的性質。無論就哲學、人類學、教育、傳播、心理學等等面來看,經過整合後才能達到成熟的判斷,才能發展卓越的品質,也才能培養創造性的心智。而這些都是本研究探討問題的要件【Baxer & Rarick, 1991】。


科技與科技濟世的圖解定義

[圖1-1] 科技與科技濟世的圖解定義【Pacey, 1983】

資訊時代的社會脈動

從資訊的生態上說,有了新的資訊服務,像政府資訊的公開、電子雜誌、第四台、新聞資料庫之類的,一定會改變些人們生活和做事的方式。於是,新的價值觀逐漸在社會上形成,並因而影響到管理者的決策。決策的改變將引起組織或社會生態的變化,而這些變化將創造新的資訊需求,進而誘發更新的資訊服務。至此,又回到起點形成了資訊之於社會變遷的生態循環如[1-2]所如示。在這個環堙A如果新的資訊服務項目對生活或做事的重要性減少到幾可忽略的地步,那麼這個系統就可說是到了一種平衡穩定的狀態。在此狀態下,社會的變革趨於平緩,而資訊的服務水準,也達到令百姓生活和做事都滿意的程度。這是資訊時代的一個理想。在老百姓生活和做事都不缺什麼資訊時,這樣的社會可稱之為「充份告知的社會」(sufficiently informed society)【謝,1994】。

一般認為,充份告知的社會只有在民主制度下才有希望做得到。對於一個由較封閉而轉向開放的社會來說,一旦打開了資訊公開這扇門而進入上述的資訊生態循環裡,社會持續地變革是可預期的。若政府有意以政策推動,那麼社會變革之大之快,將會史無前例。目前,我們國家似乎正處於這種狀態。處此情景,溝通環境的改變和社會的改變之間相互影響、互為因果的關係將更凸出而明顯。

資訊科技促使社會生態改變的因果週期

[1-2]﹕資訊科技促使社會生態改變的因果週期

從〔圖1-2〕中,可導出幾個重要的概念。第一,在步入資訊時代的過程中,幾乎什麼事都在變,而且變化的速率之快常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於施政,或生活、工作而言)。這種現象是和以往的農業社會、工業社會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的。在資訊時代裡,『變是常態』的這個觀念務必要建立。

如果施政無此理念,則不僅顯得無施政的眼光和智慧(prudence),反而會使得既有的社會制度阻礙社會變遷推移的絆腳石。能守得住『變』的觀念,才有可能主宰社會變遷的節奏和方向,才能掌握未來。對個人而言,亦復如是。如果不能把握變的節奏,沒有掌握『變』的智慧,對生活和工作都會是揮之不去,逃避不了的痛苦和夢魘。這種情形,目前已在社會各方面露出端倪。

其次,是環境的劇變將使人們面臨許多從來沒有經歷過的新情境。對此,人們應該如何因應面對呢﹖什麼樣的觀念、行為才能被社會接受,才是合理(禮)的呢﹖這就引出了資訊倫理,或新倫理、新道德的需求。換言之,這也正是新文化、新人文、新社會的形成。這一點,也是我們應該立刻正視資訊科技之於人文、社會互動的一個重要原因。如果我們完全忽略了這方面,那麼,結果只有一條路,就是跟著外國走。到那時,再大叫文化帝國主義,文化侵略,也就為時已晚。所以,資訊科技已正在改造我們的文化,改變我們的社會。這現象也是本研究各組的共識之一。

再者,一切的資訊化,其終極目的都只有一個,那就是提供國民更好的生活品質,捨此無他。這是人本思想的延申。對此,我們的歷史文化、哲學思維,無論是儒家、道家(老莊)、和釋家的,正好有展所長的機會。在Pacey的模式中,在資訊倫理的領域裡,都一再顯示這一點。對國家社會而言,如何利用資訊科技,如何選擇資訊科技的未來走向,如何利用資訊科技造福人群社會,這些問題涉及的創意、規劃、價值取向、利弊分析、……乃至目標(goals)的選擇等,無一不是植根於人文(或文化)之中,在實驗室中是做不出來的。對於個人而言,如何解決人生的意義,如何選擇人生的目標,如何實踐個人人生的完成,也都依賴人文的陶冶和力量的支撐。這也是本研究各組共同的體認和信念。

未來社會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相信有許多人對此極欲知道。可是,有誰能看得透未來呢?也許較正確的態度不是問未來的社會是什麼樣子,而是需從人文(或文化)的角度切實地去思考我們希望有什麼樣子的未來社會。有了希望,才可能有實現。

三.研究架構之組成

本計畫涉及幾個不同的學術領域,在觀點(或意識型態)、研究方法(methodology)、學術規範(disciplines)等上均有差異,是故有必要先對資訊本身和資訊科技的定義、性質、和應用情況(從科技的角度觀察者)等各組共同相關的部份,建立共識,以作為彼此間討論、批評、參考、和協商的基礎。是故本研究以資訊和資訊科技的性質為軸心,以人文和社會中選擇的項目為內容,來建構論題。

資訊科技、人文、與社會三者間的關係則以延申Pacey教授的科技濟世(technology practice)概念,界定資訊科技濟世(information technology practice)予以消融。資訊科技濟世是指:

『有計畫、有系統地將資訊科技應用在實際的事務上,此所指的系統可包含著人、社會上的組織、生物、以及機器』

凡是符合上列定義的作為,均為資訊科技濟世的內涵。據此定義,資訊科技濟世涵蓋了整個文化面,包括人文、社會、思想以及資訊科技等重要向度,不單純只是資訊科技方面的問題,其示意圖如〔圖1-3〕。本研究所論及的問題,即資訊科技濟世時所涉及的一部份問題。以此模式詮釋本研究主題的另一個用意是,Pacey教授在《科技的文化》( The Culture of Technology )一書中的諸多論點,即可引用在本研究中而不致產生隔閡。

本研究界定的資訊科技濟世示意圖

wpe4.jpg (3423 bytes)

根據此模式,各組的論題說明如下:

(一)第二章先說明資訊、資訊科技、及一些相關名詞的基本定義及其性質。其次由資訊科學的角度,來觀察資訊科技濟世的問題。這一章是純從科技的角度出發的。是故觀察問題時,只視其「能為」的部份,而無涉於實務時之利益、思想、和權力等之衝突,也不考慮資源之分配與經濟之可行性等等。這一章的內容是本研究以下各章中論題構成的基礎(軸心)。

(二)第三章是從哲學、思想方面來看資訊濟世問題。思想是一切作為的主宰,所以它也是人文和社會兩部門的基礎;廣義的說,連科技也不例外。目前社會的亂象,坦白說,近代思潮難脫關係。是故它也是資訊科技濟世時必需要正視的一個重要因素。由於它的抽象,由於它的基本地位,亦由於它影響之廣泛,故將之擺在第三章,緊次於資訊科技者。

(三)第四章至第六章所談的是從社會的國民教育和廣義的傳播這兩個甚為相依的角度來看問題。選擇這個角度的主要理由是:當社會、文化變遷時,人的素質必須配合,而國民素質的轉變主要靠告知和社會教育。此二者正是我們所選的主題。其次,資訊科技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在廣義的傳播(或溝通)的範疇之內,就連社會教育也不例外。是故第四章談資訊時代的素養教育。國民的素養不足是社會、文化轉型時最大的惰性(inertia)所在,其重要不言可知。第五章談科技傳播。資訊科技的廣泛應用,涉及嚴重的資訊科技知識和技術的傳播、擴散問題。此外,在資訊時代中科技的運用日益廣泛,如何提升國民科技水準,普及科技認知,亦是癥結所在。第六章談時下大眾傳播的問題。大眾傳播關係到政治、民主、社區、治安、生活素質……等等重要問題,如何在資訊科技的洪流中因應,亦是不可忽視的。

(四)第七、八兩章分別從人文(文化變遷),和社會(社會變遷)的角度來看問題。這兩部份都有實證研究的數據在內。由實證的數據說話,再推論其在文化及社會方面的意義。

本研究報告的章目順序,即依上述的關係,由抽象至具體依彼此間的關係而安排的。此與長幼無關,與姓氏筆劃序無關。若將本研究第二至第八章的重點置於[1-3]的資訊科技濟世圖中,則如[1-4]所示。由此圖可知,本研究涉及的角度及涵蓋面已相當可觀,可是此中並非無疏漏處。例如:倫理學、美學…等都是重要的著力處,也都不在本報告之中。這些只好留待以後有機緣再說了。

本研究中各章之內容與資訊科技濟世的關係

wpe8.jpg (4162 bytes)


Page 3 of 4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文獻處理實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