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處理實驗室 專案計畫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委託研究計畫 1997年6月20日

第四章 資訊時代之國民素養與教育

Page 6 of 8

陸、資訊時代的教育

一、基礎教育

基礎教育指的是中小學及學前教育(即美國所稱K-12教育),其主要目標是在培育學生的國民基本素養。資訊素養(見第參節)是資訊社會國民素養的重要內涵,中小學的教育目標及課程內容,就應具體而明確地將資訊素養包含在內。例如英國中學資訊素養教育的目標是【de Landsheere, 1991】:

(一)熟悉個人與資訊科技溝通的標準方法。

(二)熟悉資訊科技的正當使用,以存取、創造、呈現及傳播資訊。

(三)具備對資訊科技應用一般原理的實務性了解。

(四)具備判斷使用資訊科技的必要性或有利性的能力。

(五)體認資訊科技應用的範圍及限制,以及其對社會、經濟和個人、家庭及社區的影響。

歐盟國家對基礎教育中電腦素養教育目標的共識是要培養學生【Eraut, 1992】:

(一)對於電腦及其相關科技的一些了解。

(二)使用一些標準軟體的能力。

(三)對於電腦在不同場合應用的一些了解。

(四)對於電腦現在與未來對社會衝擊的一些認知。

特別值得提出的是有關於媒體素養。由於媒體形式的多樣化,有關於媒體的教育和電腦教育往往是分開的,其目標在於

(一)培養學生對於各種傳播媒體及其社會功能的了解。

(二)培養學生具備對媒體產品及其所傳遞訊息批判分析的能力。

(三)培養學生具備應用多種媒體作為溝通工具的能力。

媒體素養教育不應以一個特殊科目的形態出現,而應該是溶入於各個科目當中。固然某些傳播相關的科目對媒體素養教育可扮演較重的角色,但所有的科目都應可培養學生對媒體分析、評估的能力。

資訊社會來臨後基礎教育所面臨的挑戰,不止是如何去培養學生的資訊素養,更在於如何充分有效的利用資訊科技所提供的資源,在新的環境之下,發揮教育的功能。有若干問題是值得深思的:

  • 我們對於學生的期許是否應有所調整?

傳統的教育裡,對於每一階段(年齡)的學童應有怎樣的學習成就,似乎已有定見。當資訊科技為每一個人提供了更多的學習工具和資源,其成就自會有所不同。然而另一方面,孩子們的身心發展是多向度的,智力只是其中之一,究竟應怎樣設定對學生健康而平衡的期許目標,是教育的重要課題。

  • 如何幫助孩子建立價值觀?

傳統教育中,價值是由學校和老師決定的。課程的安排和教材的選擇,決定學生該學習那些「有意義」的東西。在未來資訊社會的開放學習環境中,學習行為的主控權在於學生自己。尤其當媒體文化或網路文化的價值觀和父母或老師的價值標準有所衝突時,孩子要如何去選擇,是一項非常重要的議題。S. Papert提出四項值得特別關注的價值觀議題【Papert, 1996】:

誠實與欺騙

尊重

物質主義

網際網路上的人際關係

這些都是在資訊科技所提供的學習情境中不可忽略的。

二、高等教育

大學的主要功能是教育與研究,也就是知識的傳遞與知識的創造。其教育功能,不同於基礎教育的素養培育,是以專業知能的養成為宗旨。面對資訊時代的來臨,高等教育發展趨勢的最爭議性話題,是虛擬大學(Virtual University)的可能性。

傳統的授課方式,從很多角度來看其實都是很不經濟的。然而長久以來的刻板印象加上制度結構(例如以每週授課時數衡量教授的生產力),讓人認為教授的工作就是在講台上演講。資訊科技引進了改變的機會:電子郵件、網際網路、遠距教學、非同步學習等,都是傳統教室授課以外的另類選擇。它們會不會徹底地取代了傳統的大學?一些前衛的科技擁護者很樂觀的認為,虛擬大學是未來必然的趨勢,甚至主張所有花費在校園建築上的經費都應該轉投資在科技設施上。但同時也有另一種保守的聲音,認為已有幾百年歷史的大學形態是不會改變的,它已經是人類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介乎兩種極端之間,也有人持模糊的主張【Gorizalez,1996】,例如學校應該設定一個目標,讓每一個在校的學生,都必須從事一定比例的非同步學習活動;這一比例可以隨學生的年級和主修領域而不同,也可以隨時調整。如此,學校並沒有完全虛擬化,但部分的學習活動數位化而非同步化。這樣一個多元化的環境,將可以保留傳統大學的優點,也讓新科技有施展的空間;更能讓教授們有充分的時間去調適他們的心態,接受並認同新的學習典範。

無論如何,高等教育必須要作適度的改變,才能因應資訊時代的挑戰;尤其是在財力資源有限、學生需求多樣化的情況下,大學不得不調整其經營策略,以維持競爭的有利條件。教師是大學的核心,也是改變的最主要力量。所以在觀念上,教師本身必須先作若干調整,包括:

  • 體認到傳統的授課方式其實是獲取資訊的一種極不有效的方法。

  • 了解到學生的異質性,不同的學生有不同的需求,也有不同的學習方式。

  • 了解到學生主動學習以及合作學習的重要。

  • 了解到資訊科技為更有效的教與學提供了無限的機會。

學校也需要調整其與教師的關係,並且修正資源分配的策略,重視資訊科技設施的建置以及相關的人力培訓工作,同時制度性的要求或鼓勵教師從事非同步學習、多媒體和網路教學的嘗試。

在研究方面,由於資訊化社會中知識的價值會因知識商品化而有新的定位。學術界也會面臨創造知識的研究工作將如何評定其價值的問題。怎樣的研究工作才是有意義的?研究成果的學術價值和經濟效益要如何去衡量?都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在有戰爭威脅的時候,國家會希望大學堛瑣ヰ怑怜捋P國防有關的研發工作;在承平時代,國家也鼓勵教授們從事有助於經濟或社會發展的實務研究。迎接資訊時代的來臨,一個非常重要的研究領域,就是教育。教育的研究工作,不再只是教育學院或師資培育機構的責任。每一個大學教授,都應該在他自己的專長學門領域,去關注教育的問題。例如如何把該學門既有的知識建置在Web上,作為各個不同層級的學習資源;或是設計一些有效的事證導向或問題導向的學習輔助系統。大學教授們今天在如何傳播知識方面投注更多的研究心力,我們的下一代就可以從教育當中有更多的收穫,而在未來的知識產業中發揮更大的生產力和創造力。

三、終身及社會教育

在農業及工業社會,經濟的基礎在於物的生產。而知識與生產力之間基本上是一個線性的關係。進入後工業的資訊社會,知識的生產成為經濟的主體。知識既是投入,同時亦是產出:一個正向回饋的系統,必然會造成知識產量的爆炸性成長。在這樣一個經濟體系中生活,個人必須不斷的學習,以獲取更多的知識。

終身學習在資訊時代的重要性將遠比在工業社會時為大,而資訊科技也為終身學習提供了絕佳的條件。無法在固定時間到達特定地點接受教育的人,可以透過遠距教學系統達到目的。高速廣域網路系統,也為非同步學習建構了良好的基礎,只要有更多的教師和學生參與,有更多的教學資源加入Web,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利用網路學習他想學習的任何知能,也可以和在任何地方的教師或其他學習者進行非同步的互動或合作學習活動。

在傳統社會堙A教育體系有嚴謹的結構,和社會其他部門或活動界線分明。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各有不同的對象與目的,也分由不同的機構(學校)來執行。即令是推廣或成人教育,由教育機構所辦理的,也和其他政府或民間組織辦理的有明顯區隔。至於職業訓練、諮商輔導、大眾傳播等和國民素養或知能成長有關的活動,幾乎完全不是教育體系的任務,彼此間也鮮有互動。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各個部門有其特定且不同的專業人力與資訊資源,其實施的方法、地點亦不相同。資訊時代的來臨,將會改變此一局面。

網路或國家資訊基礎建設,不僅是載具,本身即是資訊,代表了無所不在的共同資源。上述的教育、訓練、輔導、傳播等不同的服務項目,從接受端的國民來看,都是學習活動。資訊時代的國民,將可以利用資訊科技所提供的共同資源,來從事各種不同的學習活動,其間原有的結構性藩籬自然打破。

更重要的是,在利用此一共同資源時,在原本體制下不相容角色者,可以有更密切的互動,甚至合作學習。教師與家長、父母與子女、僱主與員工,可以同理地一起投入一項學習活動。當我們把重心從施教轉向於學習,資訊社會教育的遠景,就是構建一個整合的學習社群(integrated learning community)。教育不再只是學校的責任,也不再由支離破碎的機構分別負責不同的訓練、輔導工作。每一個人都和大家一起分享所有的知識資源,也參與增加其價值的工作,自然會造就一個高國民素養的社會。


Page 6 of 8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文獻處理實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