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處理實驗室 專案計畫

行政院科技顧問組 委辦研究計劃 1998年2月

綜合建議與結語(Executive Summary)

Page 5 of 5

肆、結語

中國的語言文字淵遠流長,有綿延數千年的歷史、成熟的結構、豐富的內涵、獨特的意境、更有濃郁的文化感情。在資訊科技帶給現在的社會史無前例的變革之際,如何做好中國語文承先啟後的教育工作,實是一項從根改起的歷史使命。

本研究只是在這項大前題之下,做一件小小的努力。中文網路教學是一件大家沒有經驗的新嚐試;因此,邊做邊學、遇挫則改的情形勢所難免。處此情境,我們謹由衷地盼望,本計劃的「書生之見」能夠使這項工作避免一些迂迴的途經,減少一些可規避的錯誤。更殷切的盼望今後有更多人,投入更多心力,來探討這個問題,使未來的工作能做得更好。

對於一項全新的挑戰,創意是極重要的,中文網路教學系統亦然。語云:「網路時代最重要的是創造力。」此話極有道理,然而,創造力是人文、文化孕育出來的,不是科學可以成就的,所以也特別難以捉摸。是故,我們特以此為題,來談談文字學和電腦結合可能誘發的創造力,以呼應前文所談的種種。當然,創造力是幾乎無限的,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以下所列的各端無非是一個引子罷了。換言之,以下的例子,是希望能收拋磚引玉之效;使讀者能重視創造力之於中文網路教學之可貴,更盼望能激發讀者更多、更好的新構想出來,使得中文網路教學能更順利成功。

一、中國文字的字形結構是有規律的,古時鄭樵有聲母、形母之說,合計一千二百文;今人有周何的中文孳乳表稿;交大的字根系統和中研院的字根系統等等。目前這些系統所發展出來的構字規律並未用於中文教學,這是值得考慮利用的。(詳第十一章,以下亦多參考第十一章,不另加註)

二、以中研院的字根系統為例,每個字根都發展出一棵文字的字形孳乳樹,把字形中凡是含有該字根的字都安置在孳乳樹中,這種關係是不是值得用於教學呢?請參考圖一和圖二孳乳樹之例,圖一的家族樹是由電腦產生,此樹中並不分形母、聲母。圖二是完全依文字學導出的孳乳樹,分形母和聲母兩種。這些樹狀結構,均統御了中文字形之間的關係,並可自成一體系,以利學習中文者的學習。

三、據統計,中文字形可橫向柝分的佔70%,直向拆分的怗24%,其餘6% 屬於包涵結構。此三種結構可配合的500字根可描述四萬以上的中文字形。如果以此教導學生認識中文字形之構成,當收事半功倍,以簡馭繁之效。

四、上述的500字根,最常用的前三百個累積使用佔全部使用頻率的99%以上。因此,在此300個中的文字,應可考慮優先教給學生。事實上,500個字根中約有350個是文字,這350個文字應含在教材中優先教給學生。

五、字根所含的意義,如前所述,其用意有二:一是作聲符(聲母)一是作意符。然而,古時選聲符亦有其原則,即多半選與其字義相關者。因此,利用字根的語意,作有系統的教學,不失為一好點子。以「木」字為例,根據中華大辭典中「木」部的統計,共336字,其字之字義分類如下:

  • 作樹木名稱者: 141字
  • 作樹本部件的名稱者: 22字
  • 描為樹木形貌者: 16字
  • 作木製器物之名稱者: 138字
  • 其他者: 19字

一)「巴」家族樹 (二)「Z」家族樹 (三)「矢」家放樹

圖一:從字形資料庫中印出的字形家族

圖一:從字形資料庫中印出的字形家族
(巴、Z、矢皆為字根,每一字根形成一字形家族)

圖二:從文字學角度所建構之字形家族──孳乳樹

在138木製器物中又有:

  • 有關建築者 :39字
  • 有關交通者 :18字(13與舟楫有關)
  • 作家俱各稱者:13字
  • 作容器名稱者:12字
  • 作文具名稱者:9字
  • 作敲打工具者:9字
  • 作棍棒者  :7字
  • 作刑具者  :6字
  • 作棺者   :6字
  • 作武器者  :4字

這樣的分類統計,不僅可得知許多構字的訊息、知識,更可獲得甚多中國傳統中的吉光片羽。

六、若依六書,凡屬象形、指事之文字多半是由獨體之圖繪演變而來,這些字源的知識已有一些書利用到,但均甚膚淺,應可作全盤有系統之利用。至於會意和形聲字(形聲字亦有不少兼存會義的成份在內)則利用得較少。例如:「受」字的構成是一隻給于的手(X)持物(@)給一隻接收的手(又)。如又,「愛」字從「受」,將「心」給人也。這樣利用字源語義,豈不使教學更生活化、更活潑嗎? 

七、當資料匯集在電腦裡以後,即可發展出各種人工無法做到的查詢功能。例如,國語日報辭典數位化後。除原有的部首、筆劃和拼音檢字外,還可做【謝清俊、魏文真等,1988】:

  • 辭尾字典或逆序詞典
  • 姓氏典
  • 異體字典
  • 小百科全書
  • 語法書
  • 語意及語法查詢,包括:同義詞及反義詞,同類詞,新詞的定義及用法,例句。相關詞類和具相同聲符的字等。

除上列各端之創新外,從文字學裡還可以將訓詁學中字義分化(義訓)的結構,或將現代語言學中概念從屬分類和語意延申的結構來說明字義之分化以及造字之字義、本義、延申義和對所構成詞之詞義等作有系統的介紹。這些例子較複雜且佔甚多篇幅,茲從略。有興趣之讀者,請參考【謝清俊,1987】。

以上的這些例,應可說明中文教學在網路情境下實是可能有甚多的創意和變化。當然,創意絕不止於上述這些例子,若能充份利用文字古今的資料、知識,有系統的教導中國語文,應該是極有機會克服「中文難學」這種印象的。運用之妙也,存乎一心,只待你、我共同努力了。

參考文獻

  1. 【謝清俊,1987】謝清俊,《從人工智慧角度談中國文字蘊含的知識結構》,(台北:中研院計算中心,民國76年9月)

  2. 【謝清俊、魏文真等,1988】謝清俊、魏文真等,〈電子辭典在國語文教學方面的應用〉,《華文世界》,51,(台北:民國77年12月):15-30

  3. 【周何、沈秋雄等,1982】周何、沈秋雄、周聰俊、沈德修、莊錦津, 《中文字根孳乳表稿》, (台北:中央圖書館, 1982年。)


Page 5 of 5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文獻處理實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