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處理實驗室 族徽

商周圖形文字編

《商周圖形文字編》編輯理念

Page 1 of 1

商周圖形文字編編者:王心怡

參考投影片請點選此處

在古文字的領域堙A我不是專家也不是學者更不是書法家,只是抱著一份真摯學習的心,一直努力的追求,感恩上蒼讓我有機會接觸到「圖形文字」,神遊在古文字的世界裡。面對《商周圖形文字編》的整理與匯編,有著很深的感觸,常在想今生何德何能有怎麼多位有名的學者、專家來指導我幫我,也是我內心無以回報的深情感恩之心。

商周圖形文字的編纂,難在圖形文字的「識讀隸定」與「電腦輸入」。學者早已指出:圖形文字因為定性不明,有一部分音義還不能確定,而且圖形文字包含很多不同的族氏,其語言文字的歧異也是我們現在還無法完全瞭解的,這是「識讀隸定」的困難。不過,這一部分在北大高明教授、北師大王寧教授、秦永龍教授、台師大季旭昇教授的大力的指導下,已經獲得大部分的解決了。

其次,圖形文字中能隸定的字,有很多是電腦中找不到的字,必需用造字、組字的方法來解決;不能隸定的字,則必需用圖形來呈顯,而且要能支援檢索、排版,難度也很高。這一部分在中央研究院謝清俊教授、莊德明先生與趙苑曲小姐的大力幫助下,也順利解決了。以及文物出版社蘇士澍社長殷切的幫忙之下,本書終於在200710月順利出版發行。

    本書以殷商與西周銘文拓片中的圖形文字為主,截至西元2005年前所發表的資料,收入圖形拓片約8000餘幅,均依原書拓本剪貼影印,用書法摹寫字頭含重文為1839個「圖形字根」,以自然分類法編列;分成十三類即:人體、自然物、植物、動物、衣著、建築、田域、車舟、器物、兵器、數字、冊亞、附錄等,將目錄次序編列出來,再以電腦科技處理。本書檢字目錄分為兩類:凡已有隸定為文字的則用筆劃索引,難以隸定的圖形文字則按其圖形內容分類,排列先後目次。(參見《商周圖形文字編》 )

    由結繩記事、刻畫符號到圖畫、圖形文字的產生需經過古聖先賢及勞動大眾的智慧結晶洗鍊而成,從無到有、從少到多,逐步嘗試、選習、約定而成,發展需要經過一段很漫長的歲月過程,但卻只有中國的「圖 像文字」轉換為現在的實用「漢字」,同時也具備了自然美的藝術特徵。

    圖形文字是鑄刻在青銅器上的銘文。周朝以前把「銅」稱為「金」,所以也叫「金文」或「吉金文」及「鐘鼎文」。《故宮文物月刊》「商代的金文,先是在銅器上加鑄一個字的「族徽」,繼而鑄刻出祭祀父祖的天干稱號或器主之名,又標明著商代各類官職及中國姓氏的起源。在晚商的273年間,銅器銘文擴及記事,載錄勳績。一件銅器上有鑄刻四十多字」,但大部分的商代銅器通常只有寥寥數字。圖形文字則出現於銘文的句首或句尾,形體介於圖畫與文字之間。其文字造形古樸、莊嚴典雅,給人有一股強烈的生命力與親和力,每個圖形都彷彿訴說一個美麗而神祕的遠古故事。另外,從圖形文上也能窺探到當時社會的生活與人文發展。( 參見圖一、二 )

郭沬若先生說:「凡圖形文字之作鳥獸蟲魚者,必係古代民族之圖騰或其孑遺,其非鳥獸蟲魚者,乃圖騰之轉變,蓋已有相當進展之文化,而脫去原始畛域者之族徽也。」,「族徽」有多種別稱如:圖騰、圖畫文字、圖形文字、象形文、準初文、記銘文、徽號文字、裝飾文字等;它跟傳說、神話、祭祀有關;單字獨體,不連文,雖不連文,但有時「一個字卻代表一個意義,一個典故、或一段句字」。尤其是金文中大量的「異體、重文、合文」,同為一字表現不一,變化無窮,異彩紛呈,形體複雜多變,字無定形,亦字亦畫,雖不能識讀,卻能看出古聖先賢造字的端倪,也很明顯可「意會」到它的「形跟義」;在「形音義」上大致可分為三個部份:()有形有音有義;()有形有義無音;()有形無音無義。它記錄了漢民族古往今來,宇宙之間事與物的生生不息,更記寫著浩如烟海的民族精神以及歷史、宗教、哲學、文化內涵與意義。( 參見圖三 )

由於商周時代高超的銅器鑄造技術及精美的書法藝術,讓三千年後的人們看到先聖在借物象形的原則下,把書畫一體的自然美表現得淋漓盡致,也為書法創作開啟新的範疇領域。《故宮文物月刊》商周時代的金文書體結構大致可分為以下三種:

()原始畫形會意的「純圖畫字」,試稱多用肥筆作實體圖畫的字。

()是筆畫化的「圖形文字」,指用象形的肥筆與兼用筆畫寫輪郭的字。

()以精簡筆畫為主所構成的正規文字」。(參見圖四)

傳說伏羲畫八卦,黃帝史官倉頡「頡首四目,通于神明」,通過「仰觀奎星圓曲之勢,俯察龜文鳥跡之象,博采眾美」創造出文字,致使「天雨粟,鬼神哭」。造字之初,文字是「象天法地」,即所謂:「依類象形謂之文,形聲相益謂之字」,它包羅了天地萬物和人自身的形體結構。文字的創造中,凝結著中華民族的審美意識和對美的規律認識。

從圖形文字的合文形式上,看到複式組合,冊字組合,亞形組合,以及銘文上微妙的書法布局結構,讓我聯想到將「圖形文字」融入生活藝術及我個人的創作中結合「成語、吉祥語、對聯、書畫、詩詞、陶藝、紙雕」等等,都是一項很好的題材,更能體現出作品上的活潑與趣味性又富於自然的現代感。清人劉熙載《書概、論篆》一文:『其自論書也,謂于山川、日月星辰、雲霞草木、文物衣冠,皆有所得。以備萬物之情狀者』,從自然萬物中體會方圓、曲直、起伏、俯仰、斜正、疏密、離合、虛實、屈伸、疾徐等的變化,『中國字在起始的時候是象形的,這種象形化意境在後來〈孳乳寢多〉的〈字體〉裡仍然潜存著、暗示著。在字的筆畫裡、結構裡、章法裡,顯示著形象內在的骨、肉、筋、血,以至於動作的關聯』。所以可說漢字原始形態內蘊涵著書法藝術形態美的根源。( 參見圖一、五 )

在書法諸體中圖形文字的象形性最強,它將每個字形原本所包含的底蘊和意趣,用一種類似抽象圖畫的手法表現出來,體現和寄託了先民們對自然、生命的美好情感和審美意味,反映了中華民族特殊的思維和審美心理,它以既簡單卻又極豐富的點、線、面以及線條上的筆墨變化,將自然萬物凝縮在無窮變化的筆畫裡,將抽象和具象奇妙地結合在一起,構成了一幅幅生機勃勃的畫面。以及美的規律。


Page 1 of 1
 

回族徽首頁

下一頁

文獻處理實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