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獻處理實驗室 族徽

商周圖形文字編

《商周圖形文字編》序

Page 1 of 1

北京師範大學 王寧教授

商周銅器鑄刻的徽識圖形文字,歷來為考古、歷史和文字學界所重視,但是專門整理的工作很少有人去做,系統的研究也還很少有成果。我想,這是由於以下兩個原因造成的:

首先是這種文字的性質。我們在這媞晱收陛u文字」,其實有違嚴格的「文字」定義。如果說,只有確認為記錄了語言的符號才能稱作「文字」的話,這批形體跟已經考證出的甲骨文與金文有一部份整體相當吻合,還有一部分與成熟的文字有著完全相同的部件,似乎不能不把它們與商周的文字同等看待。問題在於這些形體是否就具有那些文字的音與義?古文字學家的考證材料證明,有些形體反映出的確實是從文獻中可以查到的古代族名或村落名,特別是其中的雙字標識,個別的考證幾乎難以推翻,如果說它們不是文字,很難令人置信。但是,這些可以成為「鐵證」的考釋占的比例較少──由於這批形體在銅器上是單獨鑄刻或在銘文語句之外,沒有語言環境幫助它確切識讀,它們的音與義實際上沒有辦法證實;因此,說這批形體就是文字,把他們與殷商文字完全等同起來,在學術上又有一定的危險性;何況,還有另一部份形體有非常強的圖形性,與確定的商周文字是無法認同的。我們固然不能因為少量的考釋可以成立,就連帶著把這一大部分形體也都看成文字;但也不能因為多數形體無法考釋而否定考釋出的那部分甚至有待考釋的那部分就是文字。因為定性不明,大部分音義不具備,文字學界和歷史考古學界意見不一,也都還沒有動全面整理它的念頭。

其次,是這批形體極強的圖形性,使得他們難以進行編排。現在已經認讀了的古文字,一般按《說文解字》的次序編排,已經是削足適履——因為文字是記錄語言的,在不同的辭彙系統下來認同文字,如果把音義與職能的因素放進去,實際上無法整齊對應;同時,文字的構形系統也是發展的,即使不考慮音義,甲骨文與金文的形體標誌與《說文解字》形義兼顧的部首也難以牽合。所以,古文字的整理,首先遇到的是編排體例問題。這批圖形並不是典型的文字符號,就更難想一個周全的辦法去編排。編排體例其實是文字整理的思路。想要單獨整理這批圖形,不與其他古文字參合,那就更難打馬虎眼,而要想全面整理這批形體,編排的問題其實是繞不過去的。

王心怡的整理屬於這批圖形專門而且全面的整理,當屬開創性的工作,以上這兩個問題,她不會碰不到。可以說,解決這兩個問題沒有現成的辦法,對於沒有全面學習過古文字的她來說,難度是相當大的。但是,她憑著興趣、志向和毅力,在很多無私又內行的專家指導和幫助下,歷時十年,居然完成了,而且,我認為,完成得很出色,上述兩個問題,她都解決得很恰當:

王心怡著力發掘的,是這批形體的文字研究價值與藝術價值的結合。這些形體介於符號和圖畫之間。啟功先生曾說,文字的風格有偏重圖畫性和偏重圖案性的兩種。這批形體恰恰在圖畫風格與圖案風格之間。從認識價值說,不論他們是否每一個都可稱為「文字」,但總體看足以見到文字的端倪,對研究圖畫向文字符號的轉變,意義非常重大。從欣賞的價值說,這些形體似人、似物又非人非物,融白描與象徵於一形,繪物象與符號為一體,既見其平易通俗,又不失其古樸典雅,漢字發展中的自然美化規律,體現得淋漓盡致。在這本形體彙編堙A為了體現它的認識價值,王心怡通過電腦技術,忠實地掃描了它們的原貌,詳盡地注明了它們的出處,為歷史考古和漢字研究提供了可靠的原始資料。為了體現它的審美鑒賞價值,王心怡用流暢活潑的線條,描摹了它們的樣式,創造了書寫的藝術,為漢字書法增添了新的一頁。這本集子淡化了「是字非字」的論爭,突出了「亦字亦畫」的事實,實在是十分得體的。

至於編排,她參考了以往的成果,採用了以構形為中心、根據主要形體分類的原則,把主部件相同的形體歸納在一起,非常適合這批形體的特點,基本上實現了「分別部居,不相雜厠」。當然,本書在部首的設立和形體的歸部上,還有可以進一步斟酌與完善的地方,但是,有了類聚,便於研究;有了標誌,便於查檢,對於這樣一批特別的標誌符號來說,恐怕在大的思路上是一種相當優化的編排方法了。

《商周圖形文字編》是一部專業性很強的彙編,而編輯這部書的王心怡,剛剛萌生編輯本書念頭的時候,還是一個完全沒有進入文字專業的業餘愛好者。很多先生的序堙A都陳述了她十年的艱苦努力過程。我算是親自跟蹤她的工作最長的人了,有些話,也想在這婸﹞@說。

我在一九九七年去臺灣時初見心怡,是臺灣古籍書店的魏經理介紹我認識她的。魏經理當時正迷戀著《說文解字》,做了一個《說文》小篆形體構造繫聯的文件,從獨體字出發,將相關部件一層一層地繫聯起來,構想也有相當的專業性。那一次,我在臺灣中央研究院作《漢字結構的演進與漢字構形系統》和在臺灣師範大學作《說文解字的研究和應用》的公開演講,魏經理與王心怡本著對古文字濃厚的興趣去旁聽,心怡開始結識謝清俊先生、季旭昇先生等臺灣的資訊專家和漢字專家。同年冬天,我約王心怡來北京參加我們舉辦的「漢字學高級研討班」,她在這個班上又結交了很多漢字朋友,更有幸見到了啟功先生、高明先生、趙誠先生和秦永龍先生、蘇士澍先生等大陸的古文字專家和書法專家。從此,我們這埵雪|她必到場,帶著誠摯的學習的熱情,積累了系統的、多學科的知識。十年來她用少有的勤奮不斷的寫和編,只要有一點小疵,她會把已經做得相當不錯的成品全部廢掉從頭來過。現在,這個放在大家面前的定稿已經是第幾次的改稿,恐怕連她自己也數不清了。看著她的「圖形文字書法」線條日漸流暢,結字日趨緊密均衡,風格日漸形成,大家都可以知道,她在如何努力地追求著完美與精湛。她經歷過很多坎坷,道路是曲折的,但意志沒有變過,行動沒有停過,進步沒有斷過。二○○三年,鑒於她的工作完全專業化了,我們同意這項研究在民俗典籍文字研究中心立項。

十年磨一書,心怡為這個成果所作的努力和付出的巨大代價總算圓滿地劃了一個句號,其中的冷暖甘苦,恐怕不是三言兩語說得盡的。在向讀者推薦這部書的時候,我覺得還應該向青年的學者們推薦心怡的志氣和毅力,她的成功說明,有了這種志氣和毅力,就不會有學不會的東西,也不會有做不成的事情。

 

二○○七年三月 王寧序於北京師範大學


Page 1 of 1
 

回族徽首頁

下一頁

文獻處理實驗室